续漪君

Team Loki

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

三重祭
主要纪念上杉景胜公逝世395周年
看了电影之后的脑洞。死了爸爸的显景离开越后前往东京,十年后又回来。在山里看到一个小巫女,也说不上来有多爱她但是她不在身边就难受的故事。
特别特别意识流

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

显景开车跟在他舅舅的车后面,载着他舅舅为他选的婚约者武田菊。他回到春日山来过夏天。天上地下天南海北古今日外古往今来他最不喜欢的北条景虎坐在前面那辆车里。
武田六小姐看着窗外,窗外芳草萋萋。远山连接天地,前路茫茫。汽车缓缓行驶。
菊偷偷瞄了一眼显景。
“我其实不太愿意跟你结婚。”
“嗯。”
菊直接看了显景一眼,“确切地说,是很不愿意。”
“嗯。”
“你是不是也不愿意跟我结婚?”
“是。”
“……Wow.”
菊发出一个夸张的欧美音,把头重新转向窗外。

到了上杉公馆,显景把菊的行李箱从车上搬下来。坐他舅那辆车的北条景虎也把他妈妈的行李搬下来。三个男的没从东京带过来什么,他们觉得公馆里什么都有。
前几天谦信给公馆里打电话,已经让侍者打扫干净了。显景把菊的拉杆箱拖进客房,菊直接扑在床上。
“还是躺在床上舒服。”
显景把箱子放正。
“你歇着吧,我到山上去走一走。”
“诶?”菊坐起来,“你不累吗,还上山去?”
我需要冷静,不然我会徒手打死他。显景想。
“你歇着吧。”

显景九岁以前住在长尾本馆,父亲死后在上杉公馆住了一阵,就搬到东京去了。十年后又回到越后来,他已经不认识春日山了。
山间河边坐着一个男人。
显景慢慢走近了发现,那不是一个男人,而是一个作古代男性打扮的小姑娘。
那小姑娘看起来十六上下,小脸儿嫩嫩,眼睛圆圆,神情冷然。要说冷面萝莉也不算,她的长相介于萝莉和御姐之间。完全是与菊不一样的那种美女。
小姑娘这个很不友好的神情迫使显景主动跟她说话。“对不起,我打搅到您了嘛?”
“你的打搅难道还不够明显?”
小姑娘没有张嘴,她的眼睛向显景传递了这样的信息。
“我是住在山下上杉公馆的…”
那个小姑娘立刻起身离开。
显景一脸懵逼。
于是他决定跟上。小姑娘开始奔跑。
显景看得出这姑娘没有全力奔跑,她跑得时快时慢。
那个姑娘跑进了神庙后就不见人影。
显景走进后发现这是供奉毘沙门天的神庙,本着进庙就拜神的原则,他上了一炷香。
一只短腿的小黑猫走来蹭他,显景把小黑猫抱起来。
想不到这里还养着猫。显景想。
小姑娘从神像后面绕出来,托盘上有两杯茶。她走到小桌那里,把其中一杯放在靠近显景那一侧。
显景在这里喝了三杯茶,这期间小姑娘一直没有跟他说话。

“山上庙里有个小姑娘。”
“啊啊,是绫养在那里供奉毘沙门天的,一个小巫女。”
他的母亲微微笑着,“她很美,是不是。”
显景斟酌了一会儿,“…是的。”
“她对你说话了吗?”
“没有。”

显景不懂他的母亲为什么在山上养着一个山鬼一般的小姑娘。
“切,这还不好理解。跟贾母养着妙玉一样呗。别说你没看过中国的《红楼梦》,连我都看过。”菊漫不经心地顺自己的头发。

春日山里也许真的住着神明,回到越后的第一天,显景开始做梦。
梦里似乎是一对少年少女。
作武士打扮,长发随意披着的少女捏起一个雪球向少年投掷过去。少年躲过去之后向她发射了一个雪团,打在她头上的时候雪球散开来,她的头发里都是雪。少年帮她梳理了很久才弄干净。

第二天,显景看到的那个小姑娘换下古人的衣着,作现代人打扮下山来上杉公馆见绫御前。
小巫女是一个方外之人,但穿上当代人的衣服并不显得土气。
“你怎么知道绫回来了?”
“昨天在山上看到了您家公子。”
“这样啊,请吃绫做的点心。”
显景不禁为小巫女捏一把汗,然而小巫女面不改色地吃了一块,“很好吃,谢谢您。”
绫笑了,“你喜欢就好。你回去的时候拿上一些为绫供在神前吧。”
母亲做的点心家里没人吃,连菊都不肯吃,只能供给神。显景想。
“好啊。”小巫女想也不想就答应了。
绫开始打包,小巫女也站起来随时准备走人。显景想起来从小巫女进门到现在他都没有对她说过话。
“你多大了?”一句不走脑子的话脱口而出。
小巫女的眼比小巫女的脸先转向他。
“山人今年,四百五十八岁正。”
绫立刻说,“她跟你开玩笑的,她今年十六岁。”

显景觉得她很熟悉,但是他肯定没有见过她。
“天下长得像的人多了,你没准在哪里见过长得像她的。好看的人都是相似的,不好看的人各有各自的不好看。”
了解到显景也不愿意娶她之后菊对显景的话多了起来,好像突然明白了她哥为什么喜欢黏着显景一样。
“一个十六岁的女孩有什么稀奇,全日本十六岁的女孩有几千万呢。”

次日显景又上山去了。小黑猫在庙前晒太阳,用后腿挠自己的脸。显景拿猫的零食喂它吃。
“你平时都喂它什么?”显景仰头问小巫女。
“鱼。”
“啊。”
“您请随意。”
小巫女走掉了,可能是去厨房泡茶。
显景抱着小黑猫在庙里游荡。
走到一间房前小黑猫就喵喵叫,显景推开了那间房的门。
房里放着很多刀,貌似是个收藏室。
显景随手拿起一把来。
备前兼光。
这不是到立花宗茂手里了嘛。显景想。
放下古刀,显景拿起旁边桌子上的一张纸来看。
这是一些来往书信。古日语有点难懂。显景仔细研究了一会儿,可能是一个主公要他的家臣带什么东西回来,下一封信是他的家臣回复他,总共带了哪些东西回来。底下还有一些信,显景没有再翻。
这都可以当文物了。显景想。
显景放下那封信,到前堂去等茶。

“你从京都,给我带个壶回来…”
“另有一只好鹰献与主公…”
梦中壶和鹰的样子都非常清晰。
醒来有些疲惫。

显景开始改变生活习惯。他每天天不亮就起来,为的是上山蹭庙里小巫女的早餐和午餐。小巫女的早餐一般是粥和咸菜。
“大米是从哪里得到的?”
“御前让人送上来的。面粉也是御前送来的。”
有时会有羊奶。
“御前带上来的羊。每年她都会带新的羊来。”
早餐后小巫女拿着弓箭出去,回来的时候拎着一只兔子。显景看她坐在河边收拾兔肉,想不到一个十六岁小姑娘竟然具备这等生存技能。
小巫女还会自己榨油。
生产生活都是小巫女自己做的,但是她的手很嫩。
“因为我偶尔用羊奶洗澡。”
“那你竟然没有一身羊膻味哦。”
“真讨厌你!”
天黑前显景下山去。
“你这几天老往山上跑干什么?”
晚饭后菊蹭过来问。
“那个小巫女很特别。”
“emmmmmmmm…我明天跟你去看一趟。”
走到半山腰,菊对他提出了要求。
“我磨破脚了,你背我上去吧。”
“………”
显景本能地感觉到一会儿快到庙前了他得赶快把菊放下来,不然小巫女一定会生气。

小巫女从屋后踱出来。菊上前跟她打招呼。
“你好,我是…”
“武田六小姐菊姬。”
小巫女的不悦在脸上写得清清楚楚,“我就知道你也会来的。”
显景发现这是他见到小巫女以来,小巫女第一次表现出明显的情绪。
菊愣住了。
她确定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个小姑娘。
“请进吧。”小巫女仰了一下头扭身走掉。
菊扭头对显景,“你跟她说过我?”
显景摇头。
“那真是奇怪…”
小巫女并不欢迎菊,菊喝了一杯茶识趣地先下山了。
小巫女默默地给显景添茶。
“您下次不要带武田六小姐来了,她不是此山中的人,山上的神要不高兴的。”
明明是你不高兴,而且也不是我要带她来。显景在心里想。
“我知道了。”显景说。
小巫女的小黑猫绕着他走来走去要他抱。显景掏出新一种猫零食给它吃。
那一天直到显景下山,小巫女都没有再对他说话。送他出来的是小黑猫。

“怎么了?”
她没有理他。
“怎么啦?”
他在哄她。
她勉强张了嘴。
“你今天…回头看了她一眼。”
“原来是因为这个。”
“原来是因为这个???”
不依不饶。
“我保证,今后我绝不在礼貌的范围外看她,好吗。”
“……好吧。”

小巫女的木床很硬。
抱着小巫女睡了一下午后被她推醒,“你该回去了。”
蹭过晚餐回到家,看母亲的样子应该还不知道他睡了他们家养来供奉毘沙门天的小巫女。

“为什么这样努力…还是没有孩子呢…”
“只怕是我有问题。”
“我已经安排了一个女孩,过几天就把她接来这里。”
主公让她闭嘴。

夏天快要结束了。
小巫女拿起一个自己做的点心来吃。真是比御前做的好吃多了。
“您就快要回到东京去了吧。”
“…是的。”
“回去就和武田小姐结婚吗。”
“我不愿意娶她。”
小巫女笑了两声。
“明国人…中国人说,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显景没有说话。
“那么请您今天之后,就不要再来了吧。”
显景稍有不悦,“为什么。”
“我不想再见到您了。”
显景立刻放下茶杯下山去了。

吃晚饭的时候,显景在饭桌上说,“我想留下。”
另外四个人都放下筷子等他的后续。
“留下几天。”显景流转目光,“住在这里。”
谦信和绫面面相觑。
“那好吧。等你想回东京了我来接你。”
饭后菊拽着他去了花园。
“你可要确定她不是山中艳鬼。别被她吃了都不知道。”
“她不吃人,她吃肉和青菜。还有果子。”
“哦你是不是想说她还会种水稻和小麦?可以自己收大米和面粉吃?”
显景无言以对。

显景开始了每天睡在小巫女的木床上的生活,偶尔会下山给小黑猫买猫粮。早上起来吃过饭,就上山砍柴打猎。中午和小巫女一起睡,晚上小巫女会烧热水洗澡。
天知道长尾显景一个城市户口的二十岁青年到山里体验没有现代科技的生活是为哪般。
住进小巫女的房间后,他便不再胡乱做梦。
但是半梦半醒之间,古人所说的通神状态多了许多,他并没有饮酒。
“我这么多年,可是一直在等你。”
“我知道。”
“你对我还满意嘛。”
“我对你,从来没有不满。”
这大概是小巫女在显景快睡着的时候和他说的,显景已经记不清楚了。

夏天过完了显景也没走,胜赖和菊给他办了一年休学。
“你说显景在春日山里遇见一个巫女?好看吗?多高?多大了?”
“挺好看的,比我高,十六七吧好像。”
胜赖一脸若有所思。
“…这八成是遇到山中艳鬼了。”
“是吧是吧!我也这么说!可他就是不信!!!”
胜赖摆摆手,“你跟一个人说他撞鬼了,谁会信?”
“………”

庙里有很多古代男人的衣物,正好合他的尺寸。
小巫女默许了他拿出来穿。
天气渐渐凉了。
“就快要下雪了,下雪后就很难下山,所以我们这几天要多打一些猎物囤起来。”
打了一些鹿和兔子回来,把老羊宰了。
某一天,他们早上醒来,发现下雪了。小巫女拿出一件皮草斗篷递给他。
上下一白中有三个点,他和小巫女和小黑猫。
小巫女说,“我好久没和您打雪仗了。”话音刚落,立刻改口,“我是说,我有好多年都没有打雪仗了,山上只有我一个人。”
显景回头看她,“你说什么?”
“我说,我很久没打雪仗了。”
“不是,前面那一句,你再说一遍。”
“我偏不告诉你。”一个雪球向他飞了过来。
晚上他们吃了鹿肉火锅。
两个人过了一阵以夫妻相处不以夫妻相称的日子。

山上的冰雪开始融化的时候,小巫女的身子渐渐不方便起来。
然而小巫女依然在每天劈柴挑水做饭洗衣。
“别再干活了。”显景站在她边上说,“我们下山去,请一个医生…”
“我没病。”
“…总会需要的。”

“等雪化了,我就十七岁了。”
晚上卧在他怀里时小巫女说。
“现在的法律怎么说?不算你强奸吧。”
“你是在担心这个问题吗?”
显景摸了摸她的长发。
“放心好了。”
“我不是担心你成了强奸犯。”
显景停下了摸她的手。
“我是担心不能打结婚证,孩子没户口。”
“………”

显景终于拖着小巫女下山住进了上杉公馆。
小巫女进门便问,“那甲斐武田菊住哪里来?”
“当然是客房。”
小巫女稍一点头,“是吗。”
小巫女睡在显景房间。

第一个孩子是个女孩。
孩子出生后显景给母亲和舅舅打了个电话告诉他们。
“你快问问那个姑娘她的户口本身份证在哪里,不然孩子要成黑户了。我明天就过去给你办。”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办。谢谢舅舅。”
御前隔着电话对他说,“母亲知道你和她就会是这样的。”
“む。”
“她那时只有五岁…我每年都要上山看看她怎么样。”
这倒是解释了母亲每年都会一个人回长尾本馆过夏天,一去几个月,越后下雪前回东京。这几年去的时间短了。
显景又给胜赖打过去。
“天啦噜。”胜赖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在看热闹,“你连个大学文凭都没,就当爹了。”
“嗯。”
“长得像你还是那个女的?”
“看不出像谁。”
“好吧。婚约可以解了。最近菊也在跟一个叫直江船的男的来往。”
“哦。”
挂掉电话后显景发现来自北条景虎的未接来电。
显景决定除非北条景虎再打过来,他绝对不打过去。就这样想着,北条景虎又打了过来。
“恭喜你啊。”
“嗯。”
“那小姑娘呢,也住进上杉公馆了?这该不会就是她的目的吧?”
显景直接挂了电话。
你妈。显景在心里用从胜赖那里听来的脏话问候了一下姓北条的。
显景把手机放床头柜上,在床上坐下了。
小巫女从显景背后跪着环住他的脖子,下巴放在他肩上,手在他胸上摸来摸去。一副妖妃进谗言的样子。
“我一定,助您,除掉北条景虎。”
“好啊。有你就足够了。”
“为您消灭一切敌人。”
“我们一起去消灭他们。”
两个人默默无语地一个挂在一个身上待了一会儿,显景想起舅舅跟他说的事,“你的户口本和身份证在哪里?”
“户口跟着御前,身份证在山上呢,明天去拿下来。”
“哦…”
显景捏着她的小爪子。
“这么久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
“你叫我与六就可以。”
次日显景上山去拿与六的身份证,身份证上写的是直江兼续。
名儿不错。显景想。
显景没有去思考小巫女为什么有一个世俗的名字。
一年后他舅死了,又一年后他们消灭北条景虎。往后的几十年他们又生了一女两男。日子很快乐。

fin

评论(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