续漪君

Team Loki

我的危险Omega 02

溜了溜了肉恶心到飞起对不起嘤嘤嘤【笑哭】
这一章对贝原君有点不友好请贝原粉温柔地拍打我喵…
跑掉

002

成田阳一在医院的病床上醒来。
他确实非常漂亮,尽管法令纹和鱼尾纹清晰深刻,他依然很美。然而他的脸过于瘦,轮廓仿佛刀刻,多数情况下显得很冷漠——他确实也很冷漠。
成田阳一从没有瞧得起贝原狩屋等政治戏精之流,如果不是法律上的姐弟关系他也不会理睬武田绫。像他这样的科研人员不太讲礼貌。
家境优渥外表出众的成田阳一在二十岁的时候决定不要结婚和养孩子,因此没有与人结交。二十八岁带了一个可爱学生,二十九岁被一个奇人缠上了。奇人用奇人特有的奇人神功追到了他。
婚后阳一渐渐发现泰山其人有时自以为是,而且生活习惯不算好,也不自律。为了种种以小见大的事情吵过几次后阳一选择了眼不见为净。
有时狩屋和泰山会在楼下因为一些根本没有事实支撑的展望而击掌大笑,阳一则在楼上翻白眼,能不能快走,吵死了。
某天晚上泰山在外面带酒回来,制造出巨大的响声,但没有人交谈的声音。阳一走到楼梯口查看,看到泰山和秘书贝原拉拉扯扯。
“这里是您家…”
“没关系,这个时候他已经睡了…”
于是阳一轻手轻脚地走回廊里然后重重地跑下楼梯,用脚步声示意他们自己的到来。
正室走家主面前。
“成田先生…”
阳一依旧没有跟贝原说话,“你怎么…你好像喝了很多酒。”
泰山看到阳一下楼来,迅速摆脱了可能被抓到出轨的恐惧,立刻进入一种又惊又喜的情绪,“阳一,你还没睡吗?在等我吗?”
“快脱了衣服洗个澡吧。”
泰山草草送走贝原,跟着自己的Omega进了卧室,解衣欲睡。阳一再次告诉他,“你酒气很重,去洗澡。”
泰山不情不愿地下床进了浴室,把衣服脱了一地。

最初阳一是没有计较的,他很迷茫。反复思考自己结婚的原因无果,突然明白了一件事——他父母不喜欢武藤泰山不是没缘故的。
这事闹起来也没有结果,一是他不确定自己要不要离婚,二是泰山也绝对不可能离婚。他无所谓,但是任期离婚一定会给泰山的形象造成不好的影响。
阳一没有计较,只是不再对他的Alpha抱有任何期待了。
然而武藤泰山没有收敛,也许他已经彻底厌恶了辅佐他政治事业的美貌学者。偶然中孕育着必然,阳一发现了泰山和贝原的短信来往。
“那家伙,死了多好。”
“那么杀了您的Omega,意下如何呢?”
“很好啊,你着手去办吧。”
阳一转头去看睡在床上的泰山,他睡得很沉,像死了一样。
那天晚上阳一依然躺在泰山旁边,但是无法入睡。
他最终的结论是,果然不生孩子是对的,如果现在他有孩子,事情就不好办了。

教授决定主动出击,不做出回应的话,也许某一天就死在他们手里了。
阳一专门拣泰山开会的时候去找他,接待人员直接把他带到总理办公室——毕竟没有人会怀疑总理的配偶对总理不利。阳一在办公室里安装好窃听器,放下点心就走了,装作自己只是去送点心的样子。回家后果不其然听到了现场直播。阳一感到恶心。
在泰山的钥匙串上摸出一把,从外形和磨损度上猜测是贝原公寓的,拿去做了复制品。
最终阳一掌握到,为防止走漏风声,泰山和贝原决定不让其他人知道,要亲手杀死他。贝原已经买好了漆豆,计划提取ADXT注射入红酒内,由泰山让他喝下去毒死他。
“成田先生在红酒上有没有什么讲究,比如偏爱哪一个牌子什么的?”
“…啊,有一个…什么什么的法国红酒,每次结婚纪念日他都要买。”
“ AMOUR ETERNEL?”
“对对!就是这个!”
阳一深深感受到这两个人的无耻。
那一刻阳一确定他不必对这两个人留情。
他应该干死他们。
事发当晚,阳一把打印好的勒索信放在餐厅桌子上,潜伏在后院。泰山的反应让他明白他的计划有实施的必要。
车库里,阳一在手掌上划开一道口子,把血滴在泰山车的后备箱。这样的布置会把警察的疑点放在泰山身上。

武藤泰山竟然把贝原带到了他们AO二人的卧室,阳一在愤怒之余决定把双人床扔了买两个单人床,再把卧室打烂重新装修一遍——如果他还会回去总理府邸的话。
自己以前的学生一直是个好孩子,现在可以帮他向媒体透露一些内情。这孩子竟然在电视采访中隔空怼了一番现任总理,真是个有个性的好孩子。
阳一打给宪民党电视台,“您好?总理经常和第一秘书拉拉扯扯,大家也是有目共睹…不知道总理配偶被绑架和他们的事有没有关系。”
给泰山提议毒死阳一的秘书,阳一要损伤他。
从体育馆拿走钱后,阳一寄去了上杉公馆。然后给警察局打去电话。
“您好?绑架事件发生当晚,在超市停车场,好像有人在往红酒瓶里注射什么。”
这次放下公共电话的听筒,就没有再拿起来。阳一头也不回地走回车里,用手机给上杉家现任当主打了一通电话。
这是计划的最后一步,天黑之后,他和上杉出现在郊外树林里。
“您确定吗?”上杉问他。
已经不能回头了啊,“…麻烦了。”
上杉的大脑有些犹豫,手却很果决,对着阳一的额角砸了一下。
阳一的视野内瞬间一片黑暗,疼痛感随后通过传入神经到达神经中枢,
——妈的,长尾绫的儿子下手还挺狠!
阳一勉强把头抬起来。
“多谢您。”
见他没晕上杉在相同部位又用石头砸他。
这次阳一趴在地上不动了,不然他一定要骂这个世家子一句你妈的。
醒来便在医院了。
泰山的反应将带给他计划实施的反馈信息。

“阳一…阳一!”泰山扑到他床边来,阳一却难以配合地做出一个表达对他思念的表情来。
“天呐…太好了…太好了…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确实太好了。
——你完全地相信了。
然后相马警官进来向阳一问了一些事。阳一因计划的成功,有些得意忘形,他简直对答如流,四天前的细节都记得这般清晰。相马觉得有些奇怪,但是阳一的解释确实合理,他便没有再问,“您请好好休息。”
来到病房外,相马对泰山道:“请您不要认为,成田先生平安归来,您的绑架嫌疑就洗清了。”
泰山正色对警官说,“那天晚上,我在贝原茂平家里。”
相马愕然了。
警察尬得笑了几声,为他的无耻所震惊。“总理大臣,用出轨当不在场证明啊。”
泰山没有理会,“今晚,我会陪着阳一,相马警官也请回吧。”
总理大臣转身离开。警察却不能放过他,“您以为这件事就这样完了吗。”
“那个红酒瓶,还在检验呢。”
泰山回过身来。
“我们查到了第一秘书的漆豆购买记录。如果酒瓶被检验出有毒,一样是可以公诉的。”
这是最近几天的第二个危急存亡之秋,但是泰山的运气突然又特别好了。
矢吹丰从楼道转角出现,在相马耳边说了几句,相马警官大叫一声,“什么???!!!”
“怎么了嘛?”总理问。
“你今晚想陪到什么时候都可以,”相马的表情几近愤怒,“检查结果出来了,那酒里没有毒。”
泰山心里很多小人儿在鼓掌。
送别了警官们,泰山向阳一的病房走去,越走越快,最后跑了起来。

早上再醒来的时候,发现泰山伏在自己身上睡。阳一有一种恶意的冲动。
泰山的姐姐绫冲了进来,“阳一!阳一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阳一勉强露出一个笑容,“姐姐,您来了。”
“嗯?”泰山醒了,“哦,是你啊。”
泰山刚打算趴下接着睡,绫却跑过来拎住他的衬衣后领把他提起来,“你这死人,我真是看错你了!”
绫转向阳一,“阳一,真对不起啊,泰山的事你想必也发现了吧…”绫在她弟后脑上使劲敲了一下,“要不是怕吓到你,我现在就化身厉鬼用薙刀砍他了。”
绫又转向泰山,“泰山,快给阳一下跪道歉!”
武藤泰山一时没懂。
“快点!!!”
碍于姐姐的淫威,现任总理大臣弯下腰准备趴在地上
“请等一下!”
阳一挣扎着坐起来,泰山赶快直起身子扶他坐好。
成田阳一做出一副很柔弱很懂事的样子,“我…不想再计较了,经历了这件事,我只想平静地过日子。”
“和泰山。”阳一补上一句,看向武藤泰山。
——好恶心好恶心好恶心啊!!!
阳一把自己恶心得不轻,武藤姐弟却深受感动。姐姐第一个说话了,“泰山,你就没有想对阳一说的吗?”
泰山措辞了一下,拿出自己被记者围着采访时的态度来。
“阳一,我不会再做对不起你的事了。”
阳一逼着自己做出一个深受感动的表情。
然后绫拿出给阳一做的点心,却不许泰山碰。
——天呐这位绫做的点心比那位御前夫人做的好多了。
阳一默默感叹。

下午的时候阳一的学生直江也跑来看他,身后跟着面无表情的上杉。他这个学生已经二十六岁,有四个孩子了,但是依然像十六岁那会儿一样。他的Alpha是上杉家的第一顺位继承人。这一对爱情鸟本就受命运宠幸,七年前更是飞黄腾达。这Alpha的母亲同是直江的老师,也是阳一的同事,阳一跟她关系不好,说话的时候勉强可以不吵起来的那种。
天知道直江这个孩子是怎么学业工作家庭三不误,又能好好学习又能好好工作又有好老公好孩子们的。真让人羡慕,而且人家老公还不出轨。阳一忍住了翻白眼的冲动。
泰山完全忘了这孩子前几天在电视上信口胡说实话让他尴尬,他的重点又变成了这孩子真TM漂亮。
直江很白,比阳一白两个色号。听说直江是从越后来的,越后人都这么白。不过真正的美人无论肤色。
直江突然站起来给阳一鞠了一躬。
“对不起,前几天景胜大人说我了,说我不该想起什么就说什么,对不起我错了。”
“没关系,你说的也是实情。”本就是要利用你引导舆论。
“实情?跟我结婚不太快乐?”
阳一淡淡地笑了。
“Alpha是一个出轨的政客,换谁都不快乐吧。”
上杉冷冷地回了一句。
场面很尴尬,泰山被怼得说不出话,阳一不便开口,但是直江却笑了,还连笑五声,笑得很开心,因为他觉得好笑,“景胜大人,您昨天还说我不该想到什么就说什么。您呢,您怎么这样实在…”
阳一笑着制止了恩爱AO情不自禁的行为。

给阳一办出院手续的时候,狩屋的电话打了进来。
“泰哥,你家门口现在已经围上了记者,等着做后续采访。”
泰山要烦死了。他一边签字一边对着电话小声说,“让他们走!有什么好采访的,这是我的家事!”
“泰哥你作为总理是没有家事可言的啊,而且媒体是不好惹的,不能赶走那些记者呀,”狩屋好脾气地跟他解释,“更何况,你跟…贝原君的事,也需要你跟成田先生好好秀一秀恩爱来证伪啊。”
“……好吧。”
汽车开到门前,果然被记者包围了。阳一先于泰山下车面对镜头。
“所有帮忙收集情报的媒体工作者,为我的事奔走的警官们,还有,一直没有放弃我的家人们,”
我真正的家人早就死了,五年前我父母就出车祸死了。阳一想。
“多谢大家了!”
阳一一向很有风度,他大概是在医院里就想到了会有这样的情况,所以提前打了腹稿,泰山想。
阳一举止款段地背完了那段话,然后对着镜头深深鞠躬,泰山也赶快跟着弯下身子。
记者们很满意,放过了总理AO。两个人开门回家了。
家里布置了一些欢迎他出院的东西。阳一从来不喜欢这种又难看又没用收拾起来还特别麻烦的东西,但是跟泰山结婚十年他学会了勉强装一装领情,“…嗯,是姐姐弄的?一定很辛苦吧。”
“还有我和翔。”
“哦。你们也辛苦了。”
阳一背过身翻了一个白眼。
——我才刚到家,就又想和泰山吵架了。
阳一默默叹息。
现任总理大臣拉着他Omega的手上楼,阳一有点想问问他屋里又没有媒体他干嘛还装恩爱。

虽然这几天挺不顺心,但是打开卧室门的瞬间泰山的心情像屋子一样敞亮。他的Omega安全回家了,拉着阳一上楼的时候他回想起了那种他很富有的感觉。这一刻他忘掉了贝原,爱死了他唯一合法的Omega。
阳一放下提包,坐到床边,静静观测泰山的下一步动作。
泰山也把提包放下,然后坐到阳一身边来。阳一眼睛上下翻动,打量他一番,稍微往后缩了一点。
泰山托着阳一的后颈在他唇上轻轻吻了一下。泰山感觉阳一脖子上的筋在他手里动了动。
“我去做饭,你睡一会儿吧。做好了叫你。”
“我很期待。”
很有礼貌的尬聊。

——简直没有更顺利。
看着泰山出去,阳一想。
五亿元到手,秘书受损,泰山比以前老实了。
成田阳一露出了这几天以来唯一一个发自真心的笑容。
他赶紧翻身下床去拆插座里的窃听器。开心到手抖。没发现门又开了。
“阳一。”
一个冷冷的声音,不是泰山却是谁。
阳一直起身子看向门口。
泰山怒气冲冲,“所以从头到尾,都是你的骗局?”
事情已然败露,成田阳一忍不住笑了。怕什么,最多是妨碍公务。“所以怎么样呢。”
他这样无所谓的态度是泰山没有想到的。Alpha把下颌往回收了一点,“我去叫警察来。”
泰山大步走下楼梯,背后传来阳一暴怒的喊声。
“ADTX!”
泰山回头,看到他暴怒又冷静的Omega从楼上走出来。
“你知道为什么红酒里没有检验出ADTX嘛,因为我调包了。如果我没有调包,你现在就不是总理大臣了。”
“你叫来警察,断送的是你自己的前途。”
“毕竟你和那个秘书是真的想杀我。”
这话提醒了泰山,泰山立刻扑上去抢红酒瓶,阳一向后躲。
争抢中,泰山踩空,两人一起从楼梯上滚了下去。
两个人重重地摔在地上。泰山两肩与背着地,阳一似乎磕到了头。
——他妈的,上杉景胜在我脑袋左边磕了一下,我又在右边磕了一下,要破相了!!!
趁这会儿泰山从趴在地上头晕的阳一手里抢下红酒,跑到厨房手忙脚乱地开瓶想要倒掉,却被追上来的阳一打断。泰山看到阳一的头磕破了。
阳一看着他,皮笑肉不笑地,“你还真是白痴啊。”
阳一指指那个红酒瓶子,“那么重要的证据,我可能带回家里来吗?”
泰山看一眼手里的瓶子。
阳一抹了抹头上的血,“那是我打算用来庆祝的。”
泰山愕然了。
阳一走到他面前问他,“从今天起,我们两个相互保守秘密,不彼此出卖,你看怎么样?”
泰山用力地把阳一推到,使他撞到了橱柜。阳一喘息着坐在地上抬起头来,扑上去撕扯泰山,后者用相扑的方式把他掀倒。
阳一又惊又怒,感觉丢人得要死,迅速从地上爬起来,简直想拿起刀来劈了泰山。
泰山赶紧抓住阳一的手。
这样激烈的肢体接触中,泰山突然想起来他大概有三四个月没和自己的合法Omega交配了,阳一的上次发情期竟然是自己打了抑制剂。
于是泰山拎着领子把阳一拖上流理台。
阳一不在家的这几天泰山倒真的有点想他,现在泰山认为这是一个身交的好时机。成田阳一则完全没想到这种情况下他Alpha会突然发情——他妈的!老子刚打的抑制剂!!!
两个人离开对方五天又各自回到彼此身边这个时候,特别适合脏话、酒精和交配。泰山捏着阳一的肩膀入身,对阳一来说除了痛感什么也没有。完全进入后泰山停了停,手在阳一胸前那一块来回。阳一把泰山的手从自己身上拿下放在料理台上,然后泰山开始进出。
他的Omega在他耳边喘息,这个更是助了泰山的兴致。不多时完成了今晚第一次造人。
阳一摸到流理台上的装胡椒的罐子,打算用它砸泰山,但是颠簸使他脱手,胡椒罐子飞向泰山的脑袋磕了一下。
泰山把阳一抱起来放到沙发上继续。
五十岁了性能力依然很强,可能是因为经常进行专业训练。

TBC

评论(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