续漪君

Team Loki

我的危险Omega 01

第一章很长是因为电视剧的第一集91分钟,后八集都是45分钟。
奇妙物语中村上桑的角色就叫“教授”,没有姓名。而远藤桑的角色叫成田阳一郎,所以干脆让这里村上桑的角色叫成田阳一。
是的就是真田丸上杉景胜直江兼续衍生rps
@子守歌 摸摸摸摸,不要想那想恶心理论啦喵~

我的危险Omega
《民王》总理武藤泰山X《世界奇妙物语》教授成田阳一

001 我想要谋杀的妻子

男,Omega,四十岁,身高一米七六,体重五十九公斤。配偶武藤泰山,无子。
相马警官草草地翻了一遍调查结果,大致掌握了被害人的基本信息。这时武藤泰山从身后走来递给他勒索信,绑匪要求五亿日元赎金。
“这可不是一笔小数啊。”相马警官把视线从绑架信上移到总理脸上,“冒昧问一句,您能拿到这么多钱吗?”
泰山想都不想就回答了他,“嗯,可以的。”
“如果有银行帐户的话方便提供给我们吗?警方需要您配合调查。”
泰山立刻转身去抽屉里拿来了存折。
存折上的姓名不是武藤泰山,甚至不是一个姓武藤的人。
相马注意到了这一点,但是他没有问。
一只巨大的挪威森林猫踮着脚慢吞吞地从某个角落里走出来,跳上沙发坐着。它看起来泰然自若,似乎并不担心自己的主人。
相马看到那只毛色漂亮的猫,扭头对泰山说,“您要不要先喂猫,现在已经十二点了,它可能饿了。”
泰山一脸尴尬,“……我不知道猫粮在哪里。”
大猫走到一个厨柜前坐下。
相马看着那只姿态放纵的猫,“…也许猫粮就在这个柜子里,您的配偶常常从这个柜子里拿猫粮,久而久之猫咪就记住了。”
警官说完,总理却没有动,他像是在思考别的事。警官再次示意,武藤泰山才去开柜子,果然猫粮就在里面。
泰山抬头对上相马探究又怀疑的眼神,急急地为自己解释,“啊…这实际上…是他…被害人的猫,我平时…不怎么喂它。”
“是吗。”
相马看着那只乖乖吃饭的大猫。家里来了很多生人,这只猫却并不紧张,随意地走来走去,仿佛已经预见到了这样的情景。吃完饭后挪威森林猫在家里散步,经过警官们身边,一些年轻警员忍不住摸了摸他。
“这猫应该不是饿了,它只是想吃东西。事发前被害人可能喂过它。”相马想。
“我来抱着他,他走来走去可能会毁坏一些线索。”矢吹丰过来把猫抱起来,“好沉呐。”
武藤泰山突然叫了一声。
矢吹丰赶紧抬起头来,以为总理不太喜欢他抱着自己的猫。他刚想放下,然而武藤泰山从他身边匆匆走过。
“这…这是我买回来打算和他庆祝结婚纪念日的。”总理指着一个警员手里的红酒,一脸为难,“没想到…竟然发生了这种事…”
相马走到那个警员身边接过那瓶酒,他稍微端详了一下瓶身,握着瓶颈把酒瓶递向总理,“等您的Omega回来了,跟他一起庆祝吧。”
“谢谢您。”武藤泰山伸手握住了瓶身。
作为一个政客,武藤泰山的演技不错。但他毕竟不是专业人士,而警察是顶级的演技鉴定专家。
所以相马没有松开手。
但是这毕竟是一种不礼貌的行为,于是相马还给了他。
“您请早点休息吧。”
“好的,各位辛苦了。”
泰山上楼去了。
相马对矢吹道:“你发现什么异常了嘛?”
“嗯?怎么?”
“如果你的Omega被绑架了,警方却怀疑你,你会作何反应?”
“当然是很生气了!”年轻的警员不假思索。
“但是你看,总理大臣事不关己。”

武藤泰山已经结婚十年了,第十年的结婚纪念日还有半个月。他的Omega依然貌美,然婚姻生活使放荡不羁的武藤泰山感到厌倦,尽管十年前他在上帝面前发誓,眼前的这个Omega是他一生的羁绊。Alpha的话是不可信的,尤其是男性Alpha。
他的Omega曾是一名医学教授,婚后辞职了,专心协助他的政治事业。那是一个绝对无可指摘的人。

矢吹丰走到车库里,“主任,总理配偶的父母是一家食品公司的创始人,五年前车祸离世。遗产中的股票与房产变卖后,约有三十亿日元。”
“三十亿啊!!!”相马大叫起来。
矢吹丰略尴尬地向旁边看了一眼,那些围着车观察的警员对他们投来好奇的目光。
“所以?怎么只剩五亿了?”
“其中的一部分被捐给慈善组织,总理及其配偶得到了剩下的十亿。之后他们用一部分进行了总理祖宅返修以及总理的竞选经费。在武藤还不是总理的时候,他的竞选经费,便有很大一部分是其配偶的父母提供的。”
“…越来越接近真相了啊。你去叫人检查一下总理的车。”

泰山初遇他的Omega是在十一年前,他送民政党一名同僚去医院,等候医生接待的时候看到那个Omega站在楼道里跟自己的学生说话。那时他说的话泰山现在也是记得的,他说也许人类就是渴望恐惧的生物。
武藤泰山突然就确定了:这个人,就是我一直在寻找的那种Omega。
二十九岁的教授可谓年轻貌美,身边站着十五岁的年幼貌美的学生。他们两个走在路上一定会引起围观吧。
临时下定决心三十九岁的武藤泰山当场装病,希望引起那位貌似是人脑神经学医生的注意。可是那人只是瞥了一眼,将头转回去继续跟自己的学生说话。于是泰山开始医闹。希望稍微观察一下后能够让这位患者安静下来的教授让自己那个小脸儿圆圆皮子嫩嫩的漂亮学生过去看一下,结果泰山问那个可爱的学生有没有从医经验。
年轻的学生没见过医闹,被问住了。泰山觉得这个学生一脸懵逼的样子特别可爱。
教授不得已走过去看了一下。
这位年长一些的美艳Omega没有问他哪里不舒服,而是直接伸出一只手托住他的下颌,运之于掌中。这让泰山觉得眼前这个美人是在把玩他的脸。
过了一会儿教授将五指分别卡入泰山面部的凹陷中,猛地一捏,武藤泰山的面部骨骼发出了远处可爱学生都能听见的清脆响声。
然后教授放开了他,泰山惊异于自己的脸竟然没垮。
“您的神经应该没问题。可能是最近太过劳累了。”
这位教授的一捏治好了泰山的牙痛,泰山的牙再也没痛过。
教授头也不回地带着自己的学生走了。
这种方法不成,泰山便在医院门口等阳一下班,安知一等便等到十一点。黑暗中的一个人把加班的教授吓得不轻。
追逐过程中他也做过很多让那名Omega感到难以自处的行为,然终是实现了自己的目的。
这段婚姻来之不易,但武藤泰山并不珍惜。广泛游于花丛的泰山常常婚内出轨,在成为总理大臣后更是交上了自己的秘书贝原茂平。

尽管自家Omega被绑架了,总理还是要工作的。次日早晨狩屋和贝原来到总理府上,看见习惯了Omega无微不至照拂的总理甚至不会开火,二人只得用冰箱里最后一点蔬菜和最后一个鸡蛋给他做了早饭。饭后泰山叫贝原跟他上楼一趟。
这寡廉鲜耻的政客直接把自己的秘书带到了他和他的Omega的卧室里。
“没想到您真的杀了人啊。”贝原打量着卧室内的装潢,“最初我还以为需要我动手呢。”
“不是我,我回来的时候他就已经被绑架了。”泰山不以为意。
“说到这个…您和他竟然不分床睡的?”
“是啊,毕竟…相互标记过的,省点距离。”
泰山不想多谈他可能已经死在别人手里的Omega,他把贝原拉到床边。
“官房长官怎么办?”
“阿狩等着就好。”
“对了,既然他已经被绑架了,那瓶酒您需要记得处理掉…”
“回头再说。”

他出轨完全是他的个人问题,与他的配偶没有任何关系。武藤家的这位Omega婚前是一名医学教授,为人正派,理性淡漠。他似乎不愿与泰山的政治伙伴结交。泰山和他结婚十年,他与狩屋说话不超过三句。“你好。”“泰山呢?”“我上楼了。”至于贝原,秘书第一次随大臣来泰山家的时候,看到了坐在客厅沙发上看书的他。贝原茂平向他微微鞠躬,开始自我介绍。而他向贝原稍微瞥一眼,立刻起身拿着书上楼去了,留泰山和贝原在原地面面相觑。
“……你别太在意,他对我也这样的。”
每天泰山及幕僚回到家,都会看到客厅的桌上摆着刚泡的茶和点心,但是这个家的另一个主人在二楼,并没有会客的打算。泰山只得向二楼喊一声,示意他回来了,他的Omega依然不出来。
当泰山送走了狩屋和贝原,进入二楼卧室时,他的Omega必是已经睡下了。他轻手轻脚地爬上床,但是也不能立刻睡下,因为睡眠中的Omega能够嗅到他身上的烟气酒气,然后赶他去洗澡。
第二天早上起来,身边必是空的。走到楼下早餐已经做好,二人相对无言地吃饭,Omega会赶在狩屋和贝原到达总理府之前上楼,避免与他们打照面。
泰山承认,当选总理大臣之后的他和自己的Omega确实渐行渐远。虽然身交没有减少,但是心交几乎没了。心交没了之后,双方也不太愿意身交了。后来他的Omega又默默地开始了婚前那种打抑制剂的生活。
结婚这么多年,泰山终于明白,他的Omega本就不想结婚,就算要结婚也绝不会与各种职业中最虚伪的政客结婚。事到如今,他也不确定自己温柔沉默的Omega是否知道他的不忠。

记者到总理配偶曾经工作过的医院进行调查,采访到了他的学生。这个Omega学生——现在也是一个教授了——婚后冠的夫姓比他的本家姓氏更为响亮。
“他是很好很好的老师,不喜欢说话,但是人很温柔。我很喜欢他。绑匪真是太不义了!”小教授一脸义愤填膺。
“希望这位教授不要说出什么惊人的话啊。”狩屋两只手搅来搅去,很紧张。
泰山的关注点完全是,这学生倒是真漂亮,十年前就很漂亮,现在结了婚比那时更见出挑了。
“您对总理配偶的婚姻生活有了解嘛?”
“他的婚姻生活…我记得他说过他不要结婚,后来有个奇怪的人疯狂地追他,他渐渐地就同意了…我去看他不多,他没有说任何关于他婚后生活的事,他好像不太快乐。”
这个小教授没有恶意,他只是想到了就说,有什么就说什么。但这种天真烂漫的科研人员完全不知道他的言论会成为他人攻击现任总理大臣的口实。
“…妈的。他家长真该教教他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
“他本来姓直江,婚后姓上杉,这两个姓氏都可以让他随便说话。他大概是习惯了。”贝原用平板在维基百科上搜出了这名教授的个人信息,递给他看。
“…原来是个世家子嫁了另一个世家子,一定是政治联姻。世家子之间怎么可能有真爱。”泰山开始了他数十年如一日的先入为主乱扣帽子。
“什么?他的Alpha是现任总理大臣?就是大家说的那个鳄鱼…哦对不起…对不起我不太关注政治,也没注意。我只知道那个Alpha是民政党成员,他们结婚的时候还不是总理,他从未跟我说过他的Alpha已当选总理。”那个随便说话的学生又在镜头前乱说话了。
“……这小孩真可恶。”
泰山已经想到敌对党派的报纸会怎样报道了。

“主任,总理的车后备箱上发现了血迹。”
“拿去和总理配偶的DNA做比对。”

“现任总理大臣武藤泰山的配偶被绑架一案,目前……”
“警方尚未掌握绑匪的……”
频道换来换去,任何一家党派控制的电视台都在报道武藤泰山的配偶被绑架的事,然新闻框架各有不同。
藏本领导的宪民党的电视台暗示泰山的家庭生活不睦,重点说明被绑架的受害者是曾是一名教授,家庭条件良好,为自己的Alpha提供了大量的竞选经费。
“藏本这个可恶的家伙,他的竞选经费还有很大一部分来自他的父母呢!!!”
泰山愤愤地换了台。
民政党控制的电视台则疯狂煽情,报道了总理大臣与其配偶的爱情故事,并特别说明了一件事:总理与他的Omega感情很深,他对这件事非常愤怒,他一定会追查到底。
一看就是有人关照过的。
泰山感觉自家Omega一定要生气了,他那样低调的人,隐私被曝光一定会不爽。
不过那有什么关系。也许他已经死了。
泰山尽量放松心情。送走狩屋和贝原后,他上到二楼的卧室睡觉。这几天一个人睡双人床并没有不习惯。
他没能好好睡多久,第二天一大早狩屋就跑到卧室门口大力拍门,“泰哥!!!泰哥不好了呀!!!”
泰山努力地睁开眼睛用力地翻个白眼,从床上爬起来去开门。
“干嘛呀,藏本又干什么了吗。”
狩屋喘得上气不接下气,“快看电视呀!!!”
泰山赶快找遥控器,狩屋赶紧抓起来打开了电视。
“现在,因为匿名爆料的缘故,总理与第一秘书的关系引起了大家的注意。结合日前总理配偶学生所提供的信息,‘不快乐’的原因是否是已经发现了总理的出轨行为呢?”
明明没有确凿证据,宪民党却已经给他扣上了出轨的帽子。民政党的电视台对此事保持沉默。
狩屋向贝原偷偷地看了一眼,贝原面上没什么表情。
泰山把本来就很突出的眼睛瞪得更像鳄鱼眼了。
“这种事情是不可以承认的…阿狩,你立刻去开记者招待会,澄清这件事!”
狩屋错了搓手,“好像…也没什么能澄清…啊!泰哥!我马上就去!”
矮个子男人一溜烟跑了出去。
泰山向贝原看了一眼,发现后者毫无反应,愤怒地扔下他走回二楼的卧室。

“呃这件事呢,并不是真的,总理已经结婚,第一秘书也是有一位Beta女友的。这件事我们也在查…”
“也就是说这是造谣了?”
“…是的,我们将严查谣言来源。好了今天的招待会到此为止。”
泰山默默地把办公室里的电视关了。
狩屋推开门进了屋,“泰哥,现在你和贝原君需要保持一定距离,千万不能让宪民党拍到…”
外面有人来了。
泰山离异的姐姐绫推开一众幕僚,冲上前给了他一个耳光。
“新闻里说的出轨是怎么回事!!!”
“你干嘛呀,”总理揉了揉自己的脸,“你没见那是宪民党报道的嘛,阿狩都已经澄清了。”
幕僚们很识趣地都出门了。
“是吗…那…”绫略有一点尴尬,“那,怎么样了?”
“这不是还要等警察的调查嘛!”
“你还有理了!还不是因为你一点也不关心他才被绑架的!”
泰山怂了。
“你…干嘛那么关心他…”
“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绫瞪大了眼睛问他。
“他说你很忙…没想到还真什么都没跟你说啊。”
“什么啊。”不解其义。
绫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你家这位Omega,经常来看我,看翔,还会给他辅导功课,有时我忙不过来的时候,他还会去接翔下学,翔和我的生日一定会带来礼物,给我们报告你近期的情况,不然我们只能在电视上见到你。真是替你联络了不少感情。虽然看起来冷冰冰的,但真的是很好的一个人,你还想怎样呢?他好好回来就罢了,他出了意外,我一定化身厉鬼砍死你,听见了吗!”
绫走掉了。

“今日,武藤内阁官房长官对爆料做出回应,称其为造谣…”
连日来警察的讯问与电视台的疯狂报道让泰山有些烦躁。他三步并作两步地跑上了二层的卧室,重重将门甩上。在封闭的室内环顾一圈,把床头柜掀倒。
柜子里甩出一个笔记本。
在这里放个本子干什么。泰山想。
泰山把本子拿起来,看里面的内容。发现这个本子是他的配偶在他们结婚的第一天开始写的,书写的内容时多时少,频率时高时低。日期到温柔沉默的Omega被绑架的前两个月。
“今天结婚。”
“今天泰山很让我生气,但是他向我蹭过来,我忍不住要原谅他。”
“今天做饭浪费了很多食材。”
“泰山说再加点罗勒碎也许会更好。”
“我好讨厌狩屋。”
“他好忙。”
“绫和翔都是很好的人。”
“他回来得越来越晚了。我知道FLOG的真奈美。”
“也许是我的错吧。”
到这里就停了,后面没有再写。
泰山心头涌上一股后知后觉的愧疚,其实不止真奈美一个人的。
其实也不是阳一的错的。

楼下一阵喧闹。
泰山揉了揉眼睛跑下楼梯,看到相马正在指挥警察搬走他们家里的红酒。
泰山走上前,“相马警官,这是干什么?”
相马对他正色道:“警方接到匿名电话,说您的配偶被绑架的那天晚上,您在车库里将什么东西注射进了红酒。现在我们要把您家里所有的红酒带走检查。”
泰山如受当头棒喝。
“主任,楼上发现了这个。”
矢吹丰把下了毒的酒递给相马。
“不是说等您配偶回来一起喝嘛,怎么,空了。”
相马接过那个空瓶,略作端详,“不过这剩的一点也够做检查了。”
主任把空酒瓶随便递给一个警员,“另外,您车里的血迹,经过比对已确定属于您的Omega。”
“我们已经有人去请贝原先生了。总理也请同去警视厅吧。”

最新的证据不仅指向贝原,还指向他。他可以舍弃贝原,但是万不能舍弃自己。他知道他不能去警视厅,一旦他去警视厅,无论有罪与否,他的政治前途都完了。他的一切努力都白费了,他的岳父母和Omega给他投的钱全打了水漂…
这世界上有些人就是运气不一般地好,在这危急存亡之秋,快递员带来了绑匪的指示,他的命运没有被扭转。
绑匪要求他准备好钱,明天在体育场接头。
第二天泰山按时到了体育场,拼死拼活地扛着钱袋子跑到了看台的指定座位,从座位底下摸出一张打印纸,纸上是绑匪的指示,要他把钱放在体育馆二楼的垃圾桶里,但是不能告诉警察钱已调包。
泰山犹豫了。
这时相马警官的声音在耳机里催促他,“怎么说?”
泰山做出了决定,“半小时后把钱送到湖边。”
“我知道了,矢吹,快去通知…”
泰山什么都听不进去了。
半个小时后泰山把钱袋子挂上绑匪遥控的小型无人机,目送它飞远了。
埋伏好的警察把再次降落的无人机控制住,却发现钱袋里都是纸。

警车开回交钱的地方,相马从车上跳下来,看到泰山坐在草地上,心头火起,“是你调包了钱。”
泰山没有说话,站起来把那张打印纸拍给相马,“我只有听绑匪的,才可能把我的Omega换回来。你们警察调查了这么多天,什么也没调查出来,还不是跟着绑匪的步调走。”
发表了一番气死警察的言论后,武藤泰山径自开车走了。
到家的时候是中午十二点四十二。
警员们一个个都想群殴他。见他回来没有一个人搭理他,都坐在客厅里装木头人。泰山自己上楼了。

“主任,您去吃饭吧,我看着他。”
“不用,我就看他能坐到什么时候。”
已经二十一时了。
“您还想坐到什么时候。您的配偶今天应该是不回来了。”
泰山没有接话。
“目前您是最有嫌疑的,您随时可能被传唤。”
武藤泰山抬起头看着这个咄咄逼人的警察,一字一句地告诉他,“我就在这儿等他回来。”
“好啊,您请随意。”
相马又走远了。
武藤泰山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考虑起辞去总理职务的事来。
明天去岳父母墓前谢罪吧。泰山想。

二十三时,总理府邸里的人已经基本不抱希望。
门口又是喧嚣。泰山和相马起身查看。
“已经找到成田先生了!”
“总理!总理,恭喜您啊!”
“……阳一…阳一怎么样了?”
“很虚弱,但无性命之虞!”
武藤泰山原地跪下哭了起来。

TBC

真理亚真是太聪明了╮(╯▽╰)╭
幸平远没有他老婆聪明还想和老婆耍心眼,傻瓜╮(╯▽╰)╭
对惹,因为我的人设比情节多,所以总结一下情节喵~泰山出轨却惦记阳一的钱就想毒死他,回家却见阳一已被绑架,报警后被警方怀疑。记者对阳一的学生的采访以及匿名爆料都让公众怀疑是泰山绑架了阳一。最终绑匪拿了钱释放了阳一。这样【doge】

评论(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