续漪君

Team Loki

鳏寡孤独

纪念上杉家的执政大人逝世398周年
肯定有违背医学规律的地方,如果有知晓的同好请温柔地告诉我~

他们一共失去过三个孩子,都没有出生。景胜巴巴地三个孩子分别起了名字,但是都没能用上。
第一个孩子是在御馆之乱。那时兼续十九岁。他的十九岁跟从前的十七岁十八岁过得没什么不同,每天看看书,和景胜说说话,在长尾绫跟前走动走动,一个人练练功,指挥着符咒飞来飞去,快乐地挥霍青春。然而谦信遽去,本来就难过的日子更是多灾多难。两方在谦信的遗体前闹了起来,绫御前呵斥他们各自回去。
回到中城后兼续凑上来。
兼续的想法是,先下手为强,当天夜里立刻去占领本丸。
然后兼续继续说景虎已经向野厩城派了人,同时又向北条家请求支援。今天晚上一定要去占领实城,夺取先机。
那一刻他觉得很欣慰。他的兼续这样天真烂漫,头脑却很好,如此这般,便不会在染缸中失去白色,又能保护好自己。景胜认同兼续的想法,但是不打算让他亲自实施。
夜袭前,景胜以兼续有孕为由阻止他参与,兼续却说,这样的大事他一定要亲身参与,为景胜大人出力。他只得允了。兼续半夜出去,黎明时分回来。两个月后景虎丢弃了三郎殿屋敷,退至春日山城六町外的御馆。双方在御馆展开一场大战。战后景虎逃向鲛尾城。正当兼续兴致勃勃地计划如何进攻鲛尾城时,景虎在那里自尽了。
好消息是带着坏消息一起来的。
“并不是您的疏忽,您只是太过劳神。”医官安慰他们。
没了孩子,正好可以疯狂交配。虽然孩子很可惜,但是他们还有彼此,他们都还年轻,总是有机会的。二人都没有过分上心。然兼续年轻不知保养,渐渐落下了病根,后来就越来越难怀上。

第二次怀上,已是八年后了。兼续已经成了上杉家的执政,每天忙得飞起,一边要照顾幸村一边要和羽柴外交,吃饭睡觉都没时间,但是成功造出了人。兼续怀孕的时候,会突然特别爱吃绫御前做的点心。于是御前开发了很多新口味,兼续几乎用点心代替了饭。
然不知为何,兼续一向健康,孕期却多疾患。有次兼续几近咳血,把一边的幸村吓了一跳。
“兼续大人…兼续大人…您…我去叫医官…”
“不用,我还好。”
三成提着药材来看他。
“从明朝来的药,我拿到了一些,你吃了会好点。”
从兼续房里出来三成却是叹气的,他觉得不会好。
吃了许多药,兼续依然难受。龙种是不安分的。
他的母亲找到他。
“这样下去不成…孩子保不住,兼续也可能…”
“…既如此。”
“你理解就好。”
于是绫御前协助兼续终止妊娠。
孩子死掉后兼续的身体渐渐恢复,很少再咳,同时也不再爱吃御前做的点心了。
幸村在兼续屋里坐了很久,终于想出一句,“…小宝宝还会回来的。”
三成也来看他,抱着兼续却说不出话,“…孩子也不是生活必需品,别太在意了。”
“这石田治部怎地这样说话?”御前对景胜道。

这大约是最后一个了。景胜想。
也许身怀灵力的人的外表不会变老,就像他的母亲和他的兼续。绫御前依然年轻貌美,兼续也仍是十几二十岁的端丽少年。但是景胜知道他的身体状况大不如前,远不是当年脱了斗篷只穿单衣就出门打雪仗,拿上剑和符咒就翻山越岭殴打景虎的时候了。当他们跨越千里从长谷堂回到会津,兼续一进门就晕倒在景胜怀里。他本能地感觉到兼续大概是在战前怀了孩子,但是没有告诉他。随后他们家的医官证实了他的想法。
兼续已经四十岁了,怀孕对身体损伤很大。绫御前这一句话没有对他说。
在室外,母子两个悄悄地商量。
“…这是第三个。”
“母亲向你保证。”
“…谢谢母亲。”
等景胜回去的时候,兼续已经醒了。景胜赶忙走到他身边抱住他。
兼续把头放在景胜膝上。
“对不起。”
景胜缓缓地抚摸他的黑发,“不算什么。”
“对不起,我…”兼续微微抽泣,“我是不想影响您做决定…”
景胜想笑,更想叹息。他依然是缓慢地抚摸兼续的头。
“你和我在一起,怎样都是一样的,明白吗。”
后来他们一路辗转去见家康,又前往兼续曾经的封地。虽然兼续提前安排了人收拾,但不足以弥补这里与会津的差距。他们到米泽的第一天晚上,绫御前把兼续叫去说话。
“现在虽然穷了,但是也该准备起来,小孩子需要很多营养的。”
“我知道了。”
第二天绫御前又是一大早起来就开始做点心,曾经她对景虎都没有这样上心。她处处都张罗到,景胜反而没事可做。
然而经过这样多的努力,这次生出来的竟是一个死胎。景兼二人的心情不必多说,就连绫御前都相当难过。以至于当伊达家的使者从仙台来到米泽向上杉提出共同发展的要求时,她直言不讳地告诉片仓景纲,伊达政宗是个贼喊抓贼的戏精。
景胜默默写下孩子的姓名,叫人去刻在石碑上。
兼续没有动,关于这个孩子他不想再参与。
孩子下葬的时候,绫御前把头上那个金色的吉鸟摘下来放了进去。
她拿着她的法杖,那一天下起了雪。

景胜常常在想,如果当初这最后一个保住了,他的生活会是怎样。无论男女都好,他把兼续给他生的孩子养大,就像是他和兼续的童年又过了一遍一样。日后他走在兼续前面,有这个孩子,兼续也有个念想。
不是现在千德的这个样子。
千德对兼续的态度很差,景胜不止一次地为了这事对他发火,当初如果不是兼续,也不会有他。
这小子很显然是知道他们两个什么关系的,处处与兼续为难。兼续一向英豪阔大,没有在意。千德毕竟活动能力有限,景胜是不担心他会对兼续有何损伤的。除去他的独子这一层身份,千德算是什么?
后来又过了几年,丰臣灭亡。幸村和女忍死在他们前面,兼续的孩子们一个一个地死在他们前面,现在兼续竟也要先行一步了。
他的家族中似乎只有他是彻头彻尾的凡人,他的母亲与挚爱则是凡寿的妖精。长尾绫大约真的是越后山间的雪女,兼续可能是松林中一只小动物成了精。但是哪种小动物能与人类同寿呢,小动物也是有大限的。
兼续的样子依然年轻,但是他已经不是当年少年了,曾经的婴儿肥也瘦下去,两颊的凹陷十分清晰。他轻轻地按着那一处,想象着这一块曾经填充着柔软的鲜嫩的肌肉组织,感觉非常心酸。
江户的医官对他说,您家执政,这两三个月是无碍的,若是新年过后,就可望痊愈了。
他一下子听出了那弦外之音。
在这一刻,他又想起他那三个没有保住的孩子来。如果那三个孩子,有一个活着,虽然兼续先他而去,有他和兼续的孩子,剩下的日子也不会太难过。可是没有,孩子们死了,兼续也要死了,什么都没有。
只有那个他不称意的千德。

三年后景胜也走到了尽头,他的独子冷漠地坐在一边,这让他想起了当年义父上死去时的场景,在别人眼里,他也一定是现在千德这个样子的。
隐约感觉兼续向他压了上来,僭越地压在他的胸口,但是不会让他喘不过气。这正是与六独特的可爱之处。
兼续还是十几岁少年的样子,唇红齿白,脸儿圆圆嫩嫩,带着天真烂漫的笑容。就像几十年前的某个雪天的清晨,与六拉他出门打雪仗。那时他们还在故乡越后。
起来啦,显景大人。兼续叫他。
“父亲大人。”千德叫他。
快点,不许睡了,您昨天答应我了。与六笑着拉了拉他的手。
“父亲大人?”
您这次可不许捏出好多雪团来扔啊,不公平!兼续扯着他的衣带跟他谈条件。
“…父亲?”
“快点嘛!我都等好久了。”
“……来了。”

“显景大人、显景大人!”
“嗯?”
“医院到啦。”
“啊…啊。”
产检大夫跟他们说,还没有怀上,不过他们两个都很健康,怀上是迟早的事。
“你们很快就会有宝宝了,我保证。”女医生温柔地笑着。
“备孕过程中,你不能吃太辛辣或是太烫太凉的食物,运动也要适量,不能…”
“不能打雪仗?不能玩重锤?也不能玩符咒了???”
女医生有点无奈地笑了,“不能。”
兼续微微叹一口气,“那就只能坐在家里试吃御前的点心啦。”她转向显景,“昨天的哈密瓜口味还不错,您觉得呢?”
“…嗯。”
“其实前几天的巧克力味也蛮好吃,不过御前只做了一两个。”
女医生拿出一个手环,告诉他们这个手环可以实时监控。她给兼续戴在手腕上,“时机合适的时候,它会提醒你们的。”
显景和兼续告别了女医生。
“我们现在回家吗?”
“在外面吃饭吧。”
“好啊,那给御前打…”
那个手环突然大声叫起来,提醒兼续她现在有个卵子准备好了,她和她的丈夫最好马上造人。
兼续抬头看一眼显景。
“我们现在立刻回家。”
“不。”
“诶?”
“把座椅放倒就可以。”
十个月后他们有了长尾松。后来陆陆续续生了长尾凉、长尾景明和长尾定胜。

fin

我知道怀第一个孩子的时候十九岁,对于古人来说相当不小了,但是我想要硬凑御馆之乱让景胜更恨他义兄【笑着哭】也不全是,总要蹭上一些大事才好解释为什么孩子没保住喵。
为什么结尾要有这样一个情节…是因为去年马男波杰克第四季刚出来的时候,我迅速看了。其中凯瑟琳公主想和男友拉尔夫生个孩子。在餐厅吃着饭,手环突然响了。公主不让拉尔夫买单,立刻扯上拉尔夫开车回家——其实你们可以在车里把座椅放倒的…
然后拉尔夫超速,两个人被警察抓了。公主和拉尔夫在警车后座开始造人——早这样不就好了吗!!!
所以你知道我这个坑放了多久了【笑着哭】
古人ver.那里最后一会儿“兼续”一会儿“与六”是因为快不行了,脑子乱了。
希望执政大人不要来打我😂

评论(5)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