续漪君

Team Loki

无题

我有病系列
硬要把一个片段扩充成一篇文所以出了车祸
对不起!!!辜负了你的期望!!!【土下座】 @子守歌
对不起,我错了。写的长的地方就是本来想写的,短的地方就是生拼硬凑的。
总地来说就是一个天真烂漫的孩子…这个…因为种种原因后来…成了一个变态的故事😂
情节纯属虚构尤其是最后阿凉那部分大家不要信,最好别看😂

无题

比起喜平次,她更爱政景。
喜平次的长相与她和政景都没有半分相似之处,反而很像景虎——也就是说,像他们的父亲。
绫和景虎对父亲都没有好印象。
自此她很少再去关心喜平次。政景不明白为什么绫对喜平次突然变了态度。绫的心思他永远猜不到,于是他没有问。后来政景天天带着喜平次玩。但是这样的日子也没能长久,喜平次八岁的时候,政景出了事,从此他们两个一个寡一个孤。
城里的人都在议论,“死了爸爸,小少爷看起来也不怎么悲伤嘛。”甚至绫向弟弟介绍情况时也说,“喜平次都没有流泪的。”
景虎的意思是,等喜平次再大一点,就过到他这里来养。绫同意了。
一日绫到柴米奉行樋口兼丰家里去,看到了他五岁的儿子。那个幼儿当真美貌,他的光芒能够照亮这间简陋的小屋。于是绫把他从他父母身边带走,带去自己的儿子身边。与六虽然年幼,却不认生,蹭到喜平次旁边黏着他。两个小孩渐渐地熟悉起来,绫经常看见喜平次抱着与六走来走去。

绫路过庭院时,发现那里有人。
起初只以为是,树石的影子。随后她发现那是两个人,一个是她儿子,另一个是她亲自为儿子挑选的侍从。
她突然想起来与六刚过十四岁,正是鲜嫩的年岁,两个小孩大概也等这个很久了。
兼续的头向后仰起,露出他脆弱的脖颈,显景立刻将手攀上,捏住那一段雪白。随后坐起来,将兼续抱进怀里,撩开他的长发咬他的后颈和肩膀。这个姿势进得很深,十四岁的小孩微微喘息。
大概毘沙门天也不知道这两个孩子是怎么发明出这种高难度姿势的。
显景的身量比兼续壮很多,在御前看来很像一只老虎和一只猫在交配。
两个孩子像蛇一般交缠在一起,兼续将腿环上显景的腰,那一条修长的腿反映着冷冷的月光雪白如练。随后显景将兼续压倒,匍匐着挺动,
能被人看见,证明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第二天,显景仍是带着兼续来向母亲请安,两人的神色没有任何异常。兼续一如既往地活泼,跟御前说昨天他们两个在一起做了什么。显景沉默地坐在一边。
绫突然开口,“昨晚呢?在做什么?”
兼续语塞。
“在庭院里玩。”
绫笑着问他,“是吗。”
显景神态坦然,“是的。”

这一年秋天里两个小孩的情欲似乎非常高涨,他们像两只小动物一样蹭来蹭去,笑着在对方身上咬来咬去。随随便便就脱了衣服扑过去滚在一起。
到了冬天,他们进入冬眠模式。两只小动物依偎着挤在一起,窝进暖炉里看外面下雪。兼续抱着一只小兔子,小兔子在吃他手里的青菜。小动物们过了一阵吃饭交配睡觉无限循环的日子。
后来两只小动物长大了,从北条家来了他们不喜欢的三郎,为了给显景出头兼续被赶回家里蛰居。那几个月里显景每日晨起见过义父和母亲后马上就走,不看景虎也不和他说话。兼续回来的那天,整晚显景屋里的灯都是亮着的,第二天给绫请安时两个人都满脸困倦。

御馆之乱带来了上杉与武田的盟约,与景胜的元配夫人。兼续与武田菊只打过一次照面,其他时候,远远看见便相互避开。
结婚当晚景胜和菊姬在一起,但是绫知道后面的日子里景胜一直和兼续睡在一处。如果他们两个能制造孩子,大概现在已经有七八个了。

兼续二十二岁时,直江信纲出了事。景胜把他的儿子送上高野山,做主给兼续娶了他的遗孀阿船,使兼续入赘直江家。新婚之夜兼续没有回去。

那一年,菊姬死了,并不是病死或是其他非自然死亡,不过是日子太没意思,没有活下去的欲望。她的丈夫对她没什么关怀,只是保她性命,让她比胜赖多活了一些时日。
下葬的时候绫御前看到兼续好像在笑。旁边的人大多面色凝重,比如景胜,和平时看不出什么区别。也有哭的,比如武田信清,但是兼续在笑。他的嘴没有,眼睛却带着笑意。
晚上兼续没有回去直江家。上様的房间中传出旦那的笑声,一边咳一边笑的声音,很快那个笑声被喘息的声音盖了过去。
这时景胜依然没有自己的孩子,他对兼续的三个孩子非常宠爱。但是他们寄予厚望的直江景明很快就死了,随后是阿松。现在兼续只剩下阿凉一个女儿。这小姑娘长得很像兼续,让绫想起当年第一次见到与六时的情景,不过这小姑娘的生活条件比当年的与六好太多了。
除了刘海,阿凉跟十四岁的兼续几乎没有区别。
一是因为她像兼续,二是因为她是最后一个,景胜对她极尽宠爱。

景胜和兼续的性事既频繁又不加掩饰,这天主公的房间里依然是两个声音,一个是上様,另一个却不是旦那。那个声音听起来有点像兼续,但很显然是个女声,这让绫很意外。
更意外的是兼续向这个方向走了过来,他似乎毫不惊讶。
这种情况下没必要装不知情,于是绫直白地问他。
“是谁。”
兼续笑了。
“阿凉。”
起初绫以为自己听错了,或是兼续在开玩笑。
“兼续,你不是很爱她嘛?”
“所以才给她安排这样的任务。”
——兼续以前不是这样的。
她想。

她不知道兼续是怎样安排这件事的,只是在那之后她再也没有见过那个可怜的小姑娘。十个月后景胜抱来一个男婴,说是他的儿子。等她再问兼续关于阿凉时,兼续只回了她两个字。
“死了。”
“…死了?”
“是的。”
“为主公生了继承人,哀荣也到了,没什么缺憾了,并不可惜。”
那是一个只有十四岁的小姑娘,她的父亲这样肯定也否定了她的一生。
无辜的小姑娘大概难以想象,曾经对她那样好的父亲和主公竟是一对野兽,因为男人们的决意就要改变她的命运。这两个坏了事的男人日子依然好过,他们的相处不会受到任何影响,但是小姑娘的人生全毁了。生了景胜的孩子后她的作用就没了,许是病死了,许是兼续亲手杀了她,谁知道呢。绫御前已经不再惊讶,或是不愿以最坏的恶意揣测兼续,虽如此,她仍想为兼续开脱。
兼续以前不是这样的——这是传达到绫大脑里的第一个信息。当年她把这孩子从樋口家里带出来的时候,与六不是这样的。
也许是对法术与汉学的潜心钻研改变了他。也许是几十年来对她儿子日益增长的爱改变了他。也许是长尾显景和上杉景胜改变了他。

起初只是,谁也没有在意的几声轻咳,景胜叫清野长范去吩咐给兼续做点清肺止咳的药,不要太苦。
但是病情没有好转。兼续的咳疾越来越严重,有几次还咳出了血。偏偏此时将军却要他们上洛,景胜本不愿兼续随行,兼续却怕自己死在米泽与景胜不得见,执意跟去。最终依然是没能见到最后一面。

后来从江户来了信,清野长范给他读了出来。信上述直江执政已于元和五年的十二月十九日捐馆,讯问后事如何安排。
清野长范不是没看到主公神色的变化,但他继续说下去,“我去吩咐把旦那的棺运回…”
“行了,你下去吧。”上様打断了他。
上様的反应在他意料之中,他行一个礼准备离去。走到门口时主公下了第二个指令。
“走远点。”
他走出五步后,屋里传出嚎啕的哭声。

进入现代的日本格外开放,所以这两个孩子也格外会玩。
周末下午兼续来上杉公馆找显景。兼续向绫御前打个招呼,就跟显景进屋玩去了。
兼续永远穿着面料柔软光滑、松松垮垮的衣服,这倒是很方便显景给她穿脱。

“景虎,显景在干什么呢?叫他和兼续下来吃饭了。”

兼续坐在显景腰上,将长发向后拢。她的手撑在显景胸上。
景虎去叫他们,推门见兼续骑在显景腰上,乌黑的长发掩住了她的肩背和胸。背对他的半裸的兼续转过头来看他,圆圆嫩嫩的小脸儿上没有半分羞赧的颜色。显景立刻坐起身把兼续按进怀里,神色甚是坦然。
——哇喜平次的肩膀…比直江兼续宽一倍吧…
景虎关上门跑了。
“诶?他们呢?”
景虎跑到御前身边坐下,“就来了,就来了。”

兼续趴在显景胸口上,“他一定会跟御前说的。”
“随他。”

辉虎从书房里出来看到兼续和显景坐在一起,“你们什么时候放假?”
“啊,我是十八号,显景大人是十号。”
“一个学校怎么还不一样?”
“大三课少,放假早些。”
“这样啊。”

那顿饭吃得精彩纷呈。辉虎完全没意识,绫一脸克制过的不满,景虎满脸写着“你们俩是变态”,罪魁祸首却泰然自若。
饭后显景送兼续回家,然后他在兼续家里留宿了。

兼续在对自己终身大事的决定上非常果断,十八岁生日会上显景向她求婚,大脑不做二想,眼睛一眨不眨就答应了。婚后出国度蜜月的时候辉虎遽去,当晚夜里新婚夫妻就赶了回来,打跑景虎,获得继承权。

“这次估计还是女儿。”
“如何?取什么名?”
“嗯…阿凉?”
听到这个名字,她心中一凛。本想劝阻,但是她想起兼续的建议显景从来都是不假思索地接受,便没有说话。
“好啊。”
这一世的好处是,她儿媳妇生了四个孩子,不会再委屈小女儿了。不知是否有前生的原因,显景格外宠爱阿凉。他本就在孩子们中偏爱女儿,在女儿中更是待阿凉与阿松不同。
千德当然也一如既往地不受显景待见。不过他还小,兼续很疼他,也不至于成定胜那个样子。
【对不起真的写不下去了长尾一家从此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没了】

我为什么对“阿凉”这个名字这样执着…是因为《天地人》里,兼续的外遇对象…叫TMD阿凉!千道休的女儿,道休被秀吉弄死后兼续把她救走藏起来,有一天晚上地震了兼续看了一眼阿船就跑去找她然后晚上没回家第二天那首“二星何恨隔年逢”就写成了…【吐血】你他妈的既不关心老婆,又不去看看景胜受没受伤,去找一个罪臣之女干什么!!!生气。
小说《天地人》里兼续挺直男的,合欢枕下五更钟后他叫人给阿凉送钱,被人家姑娘退了回来…你这不是活该嘛。【其实还是因为作者有病】
又及兼续的小女儿的名不详,干脆让她叫阿凉,跟《真田丸》里阿春给自己的长女取名“阿梅”有点类似的意思。
为什么在御前之后是清野长范视角…因为我讨厌他呀~
送给盆栽姐姐愿你喜欢喵【doge】

评论(4)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