续漪君

Team Loki

【轩澄】故人

晚吟分不清了嘤_(:з」∠)_

林小鱼:

*和泽爸聊天的时候说的梗,然而写得一比吊糟,不好意思圈泽爸。




*本来想改一改的,然而进了十二月写的东西越来越糟心,索性不改了,等过一段补个有剧情的版本。




*怕被说拉踩,所以金凌的tag就不打了。






    往后的十数年里,江澄都不能忘怀姐姐成婚那一日的盛景。金星雪浪像是一夜间全开了,拥簇堆叠着,不由分说便挤占进了他的心。


 


    他心中便再没有余裕安放旁的事,愣怔地盯了几眼那人喜服胸襟前的家徽图样。这喜服是世间最巧手的绣娘,倾注了全幅心思,一针一线织就的。可这衣上的牡丹,又如何及得上那人冠玉一般骄傲俊美的眉目?


 


    金子轩自小便生就如琼枝玉树一般,他初见金子轩的时候,正是在莲花坞的回廊下。半大的少年眉眼尚还未长开,便依稀可以窥见日后映月堆霜的模样。金子轩回过头来看他,面上隐隐有些傲色倾泻出来,“你是,晚吟世弟?”


 


    不过后来,魏婴住进了莲花坞,金子轩便再没有来了,金子轩见不得魏婴的混赖模样,魏婴也瞧不上金子轩的骄矜模样。他再与金子轩相见,已是十四岁那年,同魏婴一块儿去姑苏就学。


 


    “舅舅,舅舅——”院内习剑的少年喊了他一声,撞散了他的旧梦,然而他对上了面前的少年,又不可抑制地耽溺进了新的梦境里。


 


    姐姐与金子轩身殒魂灭之后,他孤身上了金鳞台,抱回了尚在襁褓中的金凌。婴孩小小的一团,玉雪可爱,已然点染了金家的明智朱砂。虽尚还看不出像谁,他却已神思恍惚,便像回到了那一年的风叶鸣廊,他猝不及防地迎来了此生的劫数。


 


    江澄耳畔响过成婚正日的笙歌丝竹声,而后他举觞同金子轩遥遥示意,金子轩便回敬了他一觞酒。金家筵席奉给嘉宾的自然是佳酿,最是醇绵好入口的,可他饮下的那半觞太禧白,却像要把他烧得肠穿肚烂一般。既然肺腑已被灼了个焦透,那么心中所思所想,便再不必出口了。


 


    他对金子轩是发乎于情,止乎于礼的。他喊了金子轩一声“姐夫”,金子轩便含笑颔首,而后偏过头和姐姐相视一眼,端得是一对璧人。金光善说姐姐与金子轩是“佳儿佳妇”,他便向后退了一步,此后他与金子轩之间便止步于此。


 


    这世间有许多情感不可为外人道,不可堂堂正正地出言坦白。可再为外人所轻鄙,依旧会在心中生得远春蓬蓬。他时常会想,他与金子轩之间仅有的一点肌肤相亲,不过是偶然的指尖触到指尖,汲取到的一点稀薄的暖意。他所拥有的,便只这一点而已了。


 


    可有时候,他又觉得,他也算是拥有过全部……全部的那个人。佛偈有云,“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他便只能在这虚妄中竭尽全力求索一些真切来。金凌第一次将岁华拔出剑鞘的时候,灵剑的流光雪亮亮地映在他面上,是同一张容色皎然的面孔,眉心朱砂殷红,活脱脱便是——


 


    风月佳时逢故人。


 


    金凌一年里待在莲花坞的日子,少说也有半年,便是回了金鳞台,他也会三不五时前去探望。他刚踏进金家的门槛,那少年便从远处疾奔过来,嗓音也是一如金子轩的切金断玉:“舅舅。”


 


    他抚摩着金凌的发,帮金凌理了理一路奔过来有些凌乱的衣襟,而后绷起面孔叱责道:“你多大了?还是一副冒冒失失的模样。”


 


    金凌浑然不惧他,也是立时便回口道:“我是见你来了,这才跑着过来。你下次过来,我不出来也就是了,免得你又有一车的斥责等着我。”


 


    旁人见了便夸一句“舅舅疼惜外甥”,他心中便有些隐秘的喜悦。将金凌养得脾气习性都像金子轩,自然是他一厢情愿。他有时又情愿金凌半点也不像金子轩,可细细想来,像金子轩也未尝不可。金子轩命里没做完的事,便由金凌来完成。他同金子轩做不了的事,他便同金凌一块儿做。


 


    金凌初次吻上他的时候,他权当他们俩都喝多了几盏冬酿,少年人气息青涩,又混着些酒的醇香,他也便半推半就地倚进了金凌的怀中。少年人心中所想像的亲吻,不过是一触即分罢了,那些细碎的吻落在他的面上发上,他却恍惚记起了,他同金子轩也曾额抵着额,脸碰着脸,像对眷侣似的贴紧了唇。


 


    金子轩胸口有个堵不上的大窟窿,面上的血污已为家人擦拭干净了,也换过了簇新洁净的衣裳。那衣裳的襟前照旧勾着大片金星雪浪,阖着眸卧在金丝楠木的棺中,竟似睡去了一般的静。姐姐守灵疲倦而晕厥过去的夜间,停灵的殿中便只剩了他一个。


 


    他伏在棺沿上,覆手轻轻地按着金子轩胸前的塌陷,而后缓缓地描画着那朵金星雪浪,便似也感同身受了金子轩辞世前胸口陡然一空的痛楚与茫然。只有在这灯烛明灭的夜里,这空无一人的大殿里,他才能为了金子轩光明正大地哭一场灵。他将头埋在金子轩脖颈,像是还能从金子轩的身体获取零星的暖意。他听见自己喉间哽咽嘶哑地吐出那声“子轩”,是他与金子轩相识十数年都不曾逾矩唤出口的称谓。


 


    身死的人,面上自然是冷的。他抵上金子轩冷玉般的唇,心里却反复想着金子轩若活转过来,定会有些惊惧,连连后退避他不及。他是背了德,他是这世间最没有廉耻道德的人,他魔怔一样地倾着半个身子,与不能推拒他的金子轩唇齿厮磨纠缠着,舌尖抵上金子轩不能再叩开的牙关,往复舔舐,像是这世间最心意相通的爱侣一般。


 


    他的眼泪便零星落在金子轩的面上,稍稍带得金子轩冰凉僵硬的脸暖了些,竟像是金子轩自己眸中滚下热泪来,他便一点一点地吻过这面上的水渍,品着吞着这咸酸与苦。


 


    但金凌的唇齿间全然没有苦味,还有些草木的清馨之气,他间或去回应着金凌的亲吻,他总忍不住去想,若他在弱冠之年,遇见个尚才呱呱坠地的金子轩,教这个金子轩穿衣吃饭,识字修行,或许这个金子轩长到金凌如今的年岁,便也会同他这般亲近了。


 


    可偏偏他只能在总角之年,遇见了长他几岁的金子轩,是这个……他连为之哭一场,都名不正言不顺的金子轩。


 


    他情知将金凌视作金子轩,不过是他一番执念,于金凌也大是不公。可金凌年岁愈长,便愈与金子轩相像。他枉顾着伦常,每个媾□和的夜晚,他就着月与灯烛的光亮,都有些辨不清了,这还是不是那个自小便养在他身边的金凌。


 


    金凌熟稔他身体的每一处反应,他自然也是如出一辙。金凌生得劲瘦匀停,独属于少年人的鲜活皮肉令他移不开眼睛。他描摹过金凌身上每一寸肌肤,每一处细小的痕迹,想着姐姐多半也是这样触碰着金子轩,甚或是一种更亲密的方式。他情知他这样与金凌纠缠在床榻上,是罪无可赦,或许有一日神祇会降些报应在他身上。可是每一个情爱癫狂的夜晚,他都会贪婪地在金凌身上寻觅金子轩的身影,心中泛起一点黯淡的,不可宣之于口的欢愉与悲戚来。


 


    他有时候也会强迫自己去回想,金凌望向他的眼神,是哪一年起始,便不再是纯然的孺慕之思了。可这事便如煎好的汤药,十几味草药早在鼎炉里便相互入侵混杂,最终品着苦的人也辨不清个中滋味。他也描画过金凌胸口的金星雪浪,见过金凌在丛丛的金星雪浪里同他攀花一笑,他想着他或许就是个握着匙羹用药的病人,抵死缠绵间再分不清移情与真心。


 


    情爱朦胧间,被翻红浪里,金凌牵过扣过他的手,与他表明心迹,与他托付盟誓。他觉得自己应该是有愧的,体内的挞伐搅乱了他的神思,他被金凌连连追问着情愫的回应,只好逃避一般地偏过头。少年人望着他的眼眸既企盼又晶亮,就像岁华的剑光一样灿金耀目。


 


    “舅舅,你对来日的我,有什么期许?”少年收起剑来,负手立在他身侧,额上汗珠滚落下来,打湿了的眉目软化了些,不像平素里那样刻薄。


 


    能有什么期许?不过是望你日后成了诸世家中第一流的名士,谁人提起都是高山仰止。或是望你娇妻美妾,儿女双全,寿考维祺。


 


    这世间的祝祷,也就大抵如此了,可他终究一句也没有出口。他望了金凌掩映生辉的面孔很久,久到金凌不耐地要转身离去,才低不可闻地说了一句:“……子承父志,你要像你父亲一样。”像你父亲本该有的那样,坐在金鳞台上的最高处,台下是忠贞俯首的客卿门生,而后此生平安顺遂,活到百岁无忧。


 


    若是当真如此,他再与金子轩照面,也多半是在百家清谈的盛会上,鼎沸喧嚣中,彼此身后都立着数十位面容模糊的门生,体面得像心中毫无芥蒂一般互相见礼:“金宗主。”


 


    “小江宗主。”他听见金子轩这么喊了一声,而后他步下金鳞台,阶旁的金星雪浪落了个干净。


 


    他转过头望了金凌一眼,是他同金子轩都有过的荏苒韶华。


 


    他又回过身同金子轩笑了笑,他想着,来年的金星雪浪若开了,一定比今年的更好看些。



17年七月流行的用虐心句子结HE文

就是下面这五个,手机端不能带图只能打出来。
1.那场雨持续了一整晚,彻夜未停
2.梦醒了,什么都没了
3.“对不起。”
4.我该回去了
5.而今我已忘了他的面容
用这五个挺虐的句子作为HE文的结尾

ok让我们开始_(•̀ω•́ 」∠)_

1.与六拽喜平次大人出去玩,然后突然下雨了。那场雨持续了一整晚,彻夜未停。

2.兼续五十多岁了还会想起御前的点心,梦见御前开发了好多好多新品种的点心。梦醒了,什么都没了。

3.“我不是有意拿您的油凃和纸擦脸的,对不起。”

4.景胜看一眼表,对胜赖说,“兼续快下学了,我该回去了。”(为什么这里选胜赖做电灯泡呢是因为胜赖大舅子真的是景胜为数不多的朋友了😂还有一个是他老婆菊,应该就这两个朋友,兼续不是朋友)

5.“我为景胜大人摧毁的第一个敌人是北条三郎,那是一个超级大帅哥,而今我已忘了他的面容。”

Over【doge】

To一个山西太原的一米九小帅哥

果然还是不要期待我国演员有文化了。特别是他以前是个当兵的。荔枝我还以为他能说个红尘一骑妃子笑【而且好像有个荔枝品牌就叫妃子笑】。结果他说里面白白核黑黑。也有可能是他那一会儿没反应过来吧总之。
【抽烟】

【repo系列】这烂剧里竟然真的有帅哥

熟悉我的朋友们都知道,我贼讨厌军师联盟这个傻逼剧,但是为了骂它还是会偶尔看一点。然后呢,剧是烂剧,人设也烂,但虽然烂,子丹这个角色还挺可爱的,如果他不叫曹真就更可爱了。

演员也挺帅的。以下是插播广告的截图。

这里是小兵在吐槽工资低,他一边吃鸡一边不屑。

然后就抄袭了杨修的鸡肋理论。

其实这里他吐鸡骨头的样子也挺帅的但是截出来感觉有点不雅所以就不放了…动图还可以截图好奇怪…

眼眶还挺深的。


眼袋也挺深的。

这是另一个广告。




这人的脸真的很瘦了。

子丹这个角色真的是这剧里最爱丕的了,没有之一。郭女王呢…感觉她就在上蹿下跳没什么实际帮助。

只可惜丕随着剧情的发展越来越不怎么爱子丹了。这剧里的丕感觉很狭隘,分不清谁真的爱他为他好…或者他其实分得清,就是因为子丹碍了他的道所以故意对子丹不亲了(更讨厌了)…李晨土土的气质和不帅的脸加深了这一点。

以及上周看这位演员章贺SAMA大谈三国,本来还以为他可能真的懂,结果一句“曹操本来就是布衣”一秒破功…他可能是看多了姜文演的那个曹总。但曹总也是世家子弟,他爸贼有钱。曹总是通过举孝廉进入仕途,但他其实emmmmmm很纨绔的,详见狼来了坑叔叔和同袁本初偷新娘。

算了不说演员的修为了,就说脸!这个演员脸还不错。就这样。

最近男人真的是我点击率最高的一个词

“我很多时候都觉得当个中国人很好,但是现在觉得你和我要是法国人就好了,我现在就和你到处去浪,哪里学习。”
“是啊,是法国人的话早就…”
“睡男人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定是前几天那个该死的避孕套影响了我。对了我昨天去超市看避孕套,有26的有50的,看来30真的不贵。

【repo系列】27年前的大胸美少年太可爱了我好喜欢他

是这样的,前一阵我看了徐老怪的《龙门飞甲》,觉得樊少皇扮演的马进良真是很有气势,打戏太漂亮,于是稍微留意了一下这个人,发现他最有名的作品是91年上映的《力王》,今天看了一下。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是个什么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剧情巨他妈奇葩。那个年代的日漫改编作品,能不奇葩吗哈哈哈。

但是我们可以看一看18岁的大皇的脸和胸。


兄弟,你说你,进监狱了还双手插兜歪着站,找揍吗【星星眼】





当然不是特别精致的那种长相,整体感觉像一头小牛。太可爱了我的天哪【躺下了】


被人从背后拍了会用一双黑是黑白是白的大眼睛瞪人。


美少年在洗澡。


被拖走。他的腿不算太长不过27年前也不像现在这么要腿长。


这个拎他衣服的演员是大皇亲爹。


眼睛黑是黑白是白。



好可爱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最激动人心的部分来了!!!有一种路边的美少年绑架回来吃的感觉!!!好可爱!!!


字幕是瓦配音是伏特,一个是电功率单位一个是电压单位,反正都跟电流无关┓( ´∀` )┏


看这能盛沙子的锁骨!!!!!


穿着工装背心也好可爱!!!!


这是一部B级CULT片,B级和CULT是什么意思我一会儿查一下,不过大概不是什么好意思……我一个朋友跟我说他很有天分,就是拍了烂片……这当然是烂片,不过18岁的男主角太漂亮了太可爱了我的天我躺平任碾压。

这个少年很可爱,但是透着一股打了膨大剂的西瓜的味。18岁就这身材了,并不是正常锻炼吧,都能当bodybuilding了。一头可爱的小牛。

真的好可爱呀……

今天看到一个背影小哥02

中午打饭的时候,一名男子说他没带卡,问我能不能帮他刷卡。我说好的。【说起来…废物!不带卡来吃什么饭!!!】
此人身着衬衫和西装裤,头发收拾得很emmmm总之就是不难看吧,韩式发型。长得也没多好看但是整体来说不错。比我高一些。
然后他用支付宝把钱转给了我。这么一来我就有了他的手机号。我正在想这是不是一个机会。但是我觉得…如果他是老师,肯定有老婆了。他看着不像学生,至少不是本科的,也许是这里的研究生。
然后我想,我还有一年就滚蛋走人了,找个本地人做什么,算了算了。
这样。我拎着饭从食堂走回宿舍的五分钟的全部心理活动。

今天看到一个背影小哥01

在被一个他妈的我跟他出去为了保护他自尊心穿了平跟鞋磨破了脚的阳光沙滩踹了之后我决定。
每天都要发现路过的好看的一角(belonging to boys)。
虽然我知道他的脸也许没有他的背影好看。
放在这里是因为微博放不下QQ有同学,还有那个阳光沙滩。
ok正题开始。刚才看到一个男生的背影,挺瘦的,头发理得很干净,后颈上都是汗,穿着一件蓝不蓝白不白的衬衫,紧身牛仔裤。戴眼镜。
可能是他细细的汗湿的脖子吸引了我吧。可能。
目前先这里…

今年年初送给盆栽姐姐喵的生日礼物,一天后又送给上杉景胜公做462岁的礼物了,在这边也放一份壮大组织吧_(°ω°」∠)_
技术差请轻拍嘤_(:з」∠)_
战国无双游戏CG、战国无双番剧、战国男士、天地人、真田丸景兼出演。

想剪视频

想剪个《Father》。
算是超蝙和塔蝙。
《惊天战神》忒休斯(亨)离开希腊来到美国在教堂坐了一会儿感到更迷茫了,出了教堂到酒吧里坐着遇到了《怒触天条》巴托比(本),巴托比给他揭示了一番真相。忒休斯对巴托比很着迷,睡了一晚后巴托比走了,继续想办法回天堂。
这时希腊和波斯开战,忒休斯回去支援祖国,杀死了波斯女王。
波斯女王即《300勇士帝国崛起》阿泰米夏(绿),我一直把她当做塔姐来着。
然后这个阿泰米夏正好是巴托比的人间情人之一。
之后又发生了一些事,目前就到这里。